<dd id="moaa0"><optgroup id="moaa0"></optgroup></dd>
<nav id="moaa0"></nav>
<menu id="moaa0"><strong id="moaa0"></strong></menu>
<menu id="moaa0"><strong id="moaa0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文章內容

    職校生就業三大反差

    發布日期:2019-08-25 15:55

     

    今年畢業季,機電一體化專業的曹洪國與大新華航空公司簽訂勞動合同,成為一名飛機維修工程師,每個月保底工資6000多元。
    “相關學習和實踐經歷,讓我在找工作的時候更有優勢,順利拿到了理想的工作機會。”曹洪國是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的高職學生,在校期間喜歡研究無人機、飛行器等,除了學習相關課程外,還參加了相關社團,曾和同學創立了一個無人機拍攝公司。
    記者采訪發現,這個畢業季里,像曹洪國這樣的職業院校學生普遍反映,工作并不難找,但是要想找到個好工作,仍然存在困擾就業的“三大反差”,即高就業率與低就業質量的反差,職校培養與企業需求存在供需反差,政策導向與社會觀念存在“上熱下冷”的反差。    
    怎么破解?受訪專家建議,從短期來看,校企要加強聯動合作,例如,可從完善師資隊伍、課程設置改革等層面,提升學生的“硬件水平”,進一步符合勞動力市場需求;從長遠來講,需要進一步扭轉社會對職業教育的偏見,破除阻礙技術人才發展的體制機制桎梏,促進職業院校學生實現更充分更高質量就業。    
    高就業率與低就業質量
    “招生不愁,就業也不愁。”天津職業大學擠滿了來咨詢的考生家長,了解了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后,一些家長看好這個專業的就業前景。
    今年這個專業的崗位數和求職數比例為9:1,九成以上的學生畢業后從事了養老及社會服務的相關工作。
    2019屆畢業生丁正,就是其中一員。畢業前,丁正在一家養老院參加志愿服務,考取了護理員高級證書,還獲得過天津市扶老基金會優秀學徒獎、全國護理技能大賽二等獎等多項榮譽。 
    “一開始要從一線護理員做起,但這個職業上升渠道暢通,很快就能進入管理層。”丁正告訴記者,畢業后,他順利地被一家養老院聘用了。 
    記者采訪多所職業院校發現,類似案例不少,不少還沒有畢業的學生早已找到工作。教育部數據顯示,全國中等職業教育共有學校1.03萬所,高職(專科)院校1418所。中職畢業生就業率連續10年保持在95%以上,高職畢業生半年后就業率超過90%。在現代制造業、新興產業中,新增從業人員70%以上來自職業院校。    
    但是,與高就業率形成反差的是,職業院校學生的就業質量相對不高。    
    就業質量不高,一方面體現為薪酬收入及社保待遇比較低。麥可思研究院發布的《就業藍皮書:2018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》顯示,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超過本科畢業生,但平均月收入較本科畢業生仍有較大差距。    
    另一方面,則體現為就業的專業匹配度不高。天津一位職業院校負責人告訴記者,在有些領域,職業教育存在專業匹配度較低、畢業生工作與就業期待吻合度不高、畢業生就業滿意度較低、畢業生離職率相對較高等情況。    
    影響職校學生就業質量的,既有學生能力、學歷等主觀原因,也有客觀因素。天津一所高職院校負責人說,比如,職校學生學歷認證和技能認證互通的問題并未根本解決,職業院校的師資隊伍結構不合理,校企合作對接不順暢等問題,都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職校學生的就業質量。    
    校企之間的供需脫節
    調試測試工程師和銷售工程師是熱門崗位。天津啟誠偉業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,公司即使開出高薪也招不到人,這兩個崗位缺口達20多人。
    “一個大專畢業的技術工人,有時比一個名校畢業的碩士生更珍貴。”該公司董事長宋立紅說,公司研發的電腦鼠、人工智能機器人等產品,需要電子、機電、信息等專業的技術人才,要求技工擁有一定經驗,但是,職業院校很少能培養出這樣的成熟人才。
    制造業技能人才缺口長期存在,“技工荒”與“招工難”現象并存,這是近年來就業領域的一大特點。最新的“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(CIER)”數據顯示,2019年一季度就業市場景氣指數最高的是“技工/操作工”,CIER指數為13.08,即13.08個崗位爭搶一個人。
    與“技工荒”形成反差的是,職業院校學生進入工作崗位后,往往面臨“水土不服”問題。
    天津一家從事碳纖維生產的企業負責人說,很多職業院校學生不了解生產一線以及本行業的應用技術,在校期間所學的知識很難滿足企業需求,上崗后還需要花大力氣培養,成本太高了。
    在采訪中記者發現,形成這一反差的問題癥結,在于辦學方與勞動力市場的脫節:院校對用人單位的需求、當地產業經濟發展不夠了解,而用人單位對院校人才培養參與度不夠,專業設置、課程配套等方面未能及時更新。
    破解職業院校和企業的供需反差問題,綜合多位受訪者的建議,既要在抓好職業教育的用人端上下功夫,也要建立起技術技能人才需求的監測預報制度。
    一方面,定期發布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與經濟社會需求狀況,特別是緊缺專業崗位人才的需求狀況,以引導職業院校對專業設置進行及時調整;另一方面,完善行業指導機制,發揮行業組織對本領域職業教育的組織、協調和業務指導作用,收集發布國內外行業發展信息,引導職業教育貼近行業、企業的實際需求。
    政策“熱”而社會觀念“冷”
    從“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,深化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”被寫入十九大報告,到高職院校首個“世界一流”建設方案獲批通過;從國務院印發的“硬核”文件《國家職業教育深化改革實施方案》,再到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提對高職院校實施擴招,職業教育正在昂首邁入“黃金時代”。    
    但記者在調研中發現,政策重視度高、社會認可度低的“上熱下冷”反差仍然存在,政策取向傳導仍需一段時間。    
    有調查顯示,96.33%的受訪者認為社會上仍然存在對技術工人的職業歧視或偏見。    
    在天津市濱海新區工商聯副主席李坤看來,“上熱下冷”的背后,折射出當前重學歷文憑、輕職業技能的觀念仍然存在,技能人才發展渠道不寬、上升通道不暢、社會地位不高的現象尚未得到根本改變。    
    從更深的層面看,職業院校學生的培養、使用,還需要破除戶籍、職稱、薪酬等方面的體制機制障礙。
    例如,各大城市的落戶政策仍存在一定的學歷門檻。例如,專科學歷和本科學歷在落戶積分上有差距,企業里的一些技術人才落戶時間較長,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技術技能人才的引進和培養。
    天津市人社局相關負責人說,受論資排輩、唯學歷論等傳統用人觀念的影響,職業院校的學生在薪資待遇、社會保障等方面,與本科學生還存在較大差距。
    受訪專家建議,應進一步完善基于崗位價值、能力素質、業績貢獻的工資分配機制,強化技能價值激勵導向,建立健全技能人才培養、評價、使用、待遇相統一的激勵機制,讓更多青年憑借一技之長實現人生價值。
    文|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翟永冠

    山東圣翰財貿職業學院 山東聯合大學 | 電話:0531-87996688 87806688 地址:山東省濟南市長清區大學科技園明發路1666號(104國道旁) 魯ICP備14001850號
    韩国彩票平台